设为首页 | |
长安网群: 合肥 淮北 毫州 宿州 蚌埠 阜阳 淮南 滁州 六安 马鞍山 芜湖 宣城 铜陵 池州 安庆 黄山 广德 宿松
 
安徽长安网首页>> 2017安徽长安网>>政法文化  
政法文化
户籍室里的“男民警”
稿件来源: 安徽长安网 发布时间:2018-01-12 15:59:21

  2015年的12月1日,23岁的裴文铜第一次走上工作岗位。安徽师范大学经济学的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能通过千军万马,从省考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在大家的印象中,户籍民警一般女性居多,可偏偏他就是一名户籍男民警。每每和他聊于此,他总是微笑地说相比于治安民警、社区民警,他更爱户籍工作。确实,黄庄派出所户籍大厅因为有了裴文铜,这儿才成了一个充满爱的地方。

  爱的形式多种多样,仪式感是其中的重要一环。我们的人生总是充满着仪式感,而这种仪式感往往来自于心底对于生命的尊重和生活的热爱。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次学会走路,第一次开口说话,第一次考取双百分,第一次自己回家……作为户籍民警的裴文铜,他见证了我们人生中的许多第一次。出生、死亡、迁入、迁出、变更更正,他就像一个时光记录者,分享着你的欢乐喜悦,也分担着你的悲伤难过。 新生儿入户的微笑

  每当爸爸妈妈抱着新生儿来户籍大厅办理入户,裴文铜总会看到他们的脸上有着藏不住初为人父人母的喜悦,那是一种真诚、炙热的爱。看着父母怀里熟睡的宝宝,粉嫩的脸颊,长长的睫毛,握紧的小拳头……裴文铜总是不禁想到自己。独在异乡,对父母的牵挂,

  家庭的眷恋,即使很想回家看看爸妈,但户籍民警的职责让他深知坚守岗位的意义。毕竟,新生儿入户,意味着户口本上又多了一名家庭成员。户籍上有了他的存在,宝宝有了自己的身份证号,这是一种崭新,一种期望。满满的喜悦,会心的微笑,裴文铜见证着家庭成员的每一张笑脸,也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

  二孩入户的喜悦

  2015年二孩政策的全面开放,裴文铜经历了一批二孩入户的高潮。6、7岁的孩子,没有户口无法报名上学的无奈,父母的焦急、小朋友的期待,各种各样的问题接踵而来。“需要什么材料?”“还有什么手续?”“需要哪些证明?”也许,只有真的站在父母的立场上,你才能感受到那种迫切与无助。每天对着不同的家长回答相同的问题,裴文铜至始至终面带笑容,态度和蔼,热情周到。看着一家人满意而归,嘴里再三说着感谢,他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其实,户籍工作就是这样,你真心待它,它也会还你以微笑。

  第一张身份证的兴奋

  人的一生,一定会有无数张卡、证件,但你的第一张身份证一定会使你印象深刻,毕竟那是一份意义非凡的礼物。16岁的高中生,他们人生的第一张身份证就是在高考前办理的。这是一份成人礼,也是一种承诺。虽是一张小小的卡片,但那也是一种长大的标志,成长的证明。高考报名的前夕,裴文铜已经习惯了周六周日在户籍大厅加班加点。毕竟,每一个高中生,都有着共同的记忆——紧张的课程安排、堆得比人还高的试卷、永远不够的睡眠还有苦涩的咖啡。

  他知道,可能只有双休日,弟弟妹妹们才有时间来办理身份证。既然这样,我就坐在这儿,宁愿我等他们一天,也不让他们等我一秒。毕竟高中阶段的每一分钟对他们来说,都弥足珍贵。渐渐地,大家好像已经有了默契,每个周六周日都会有排队办理身份证的高中生们。他们虽然满脸的稚气,手里捧着书,嘴里默诵着古诗文,但眼神里总有着不会熄灭的闪亮和对未来的所有期待。裴文铜会在办理好身份证后,祝福每一个高中生学习顺利,高考加油!他说:“好像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一句‘加油’至少可以让当下的他们给自己一个微笑,这就够了!”

  婚姻状况变更欣喜

  裴文铜见过很多幸福的时刻,每一对挽着手的新人来到户籍大厅办理婚姻状况变更,都是他最乐意见到的场景。户口本上的婚姻状况由“未婚”变成“已婚”,这是他们人生中一个崭新的开始,一个字的改变意味着肩负更多的爱、承诺与责任。每每见到此景,裴文铜总会真心地微笑,祝福他们白首不相离。有时候,一句简单的话语,一个真诚的微笑,就会让别人记得好久好久。他也总会在新人临走时,对先生小声地说“以后要听她的话哦!”虽是简单、质朴、小小的心愿,他也希望可以实现。

  死亡注销的悲伤

  人生必有其仪式,即使在死亡之后。作为户籍民警的裴文铜,可能也见过了难以忘记的悲伤。亲属们哭的红肿的双眼,哽咽的声音,微弱的气息,带着一沓厚厚的材料来到户籍大厅,那些都是他曾经存在过的证明啊!户籍上的死亡注销,户口本上盖的印章,这种仪式感的确认,可能才足以让亲属放下他们的最后一丝留念。裴文铜总会对来这儿办理这项业务的亲属说“其实,生与死没有什么区别。对死者而言,死亡也是一个新的开始。所以啊,你更要珍惜身边的亲人,珍惜与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因为他始终坚信,生命的终结也就是新的开始。尊重生命——无论是正在生活的还是已经逝去的生命。花开终有花落,我们要做的不是感伤它的凋零,而是笑着祝福它的新生。在我看来,这是我见过他说得最淡然的一句话了。

  我问他“你觉得自己对户籍工作掌握的差不多了吗?”他露出羞涩的笑容,摇摇头,“不,我一直在路上……”

  (王鼎 王芮)

(责任编辑:蒋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