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
长安网群: 合肥 淮北 毫州 宿州 蚌埠 阜阳 淮南 滁州 六安 马鞍山 芜湖 宣城 铜陵 池州 安庆 黄山 广德 宿松
 
安徽长安网首页>> 2017安徽长安网>>政法文化  
政法文化
盒饭也很香
稿件来源: 安徽长安网 发布时间:2018-05-10 17:59:13

  望着饭盒里两荤两素快餐,大家伙一个个立即狼吞虎咽起来。尽快饭菜都已微凉,但在晚19:20仍能吃到这样“丰盛”晚餐,真是幸福莫名啊!

  今天中午食堂就餐的时候,也是一天里大家伙能聚得最齐时刻,龙哥特意将我叫到他桌边:吃好午饭,要调查一起故意伤害案,询问当事人戴某等人,让我也参加。

  戴某是女的,而我是所里唯一一名女民警。可别说,一听说我也能参加,还真有点儿小激动,因为这是我做内勤半年多来,第一次参与案件查证。

  当然,一起行动的还有所里其他四个小伙子。吃过午饭,我们便直奔戴某等人家中。13点,将他们带至办案中心进行相关问话。一进办案区,我和嘉嘉便对戴某进行人身检查,我拿着金属探测仪,从上到下,前后左右在戴某身上扫了个遍,而后对其所带物品进行登记保存,紧接着是进行体表检查,嘉嘉在一旁登记相关信息。整个过程,戴某极不配合,好说歹说才做完。

  戴某是宏村一家饭馆的老板娘,前日中午,和在隔壁开饭店的金某因游客吃饭选饭馆问题发生了争吵。争吵中两人推推搡搡,造成了戴某皮肤擦伤。接到报警后,所里民警对她俩进行了调解,金某垫付了戴某的医药费,双方均表示不再追究。可谁料想,当晚,戴某从医院看完伤回家后,又去金某家讨要说法,两家人闹得不可开交,结果,金某不幸在家门口摔倒,造成骨折。

  做完所有的指纹、血样等信息采集工作后,我将戴某带进了询问室,龙哥早已在那等候我们。龙哥是我们所的副所长,分管案件也有3、4个年头了。早些年,他是在看守所里工作,轮岗到派出所后,赶鸭子上架办起了案件。这几年,我们所案件办理水平提升迅速,自然的,所里的案件工作就由他继续分管了。平日里,大家伙都害怕和龙哥一块儿做笔录,不是因为他认真,而是因为他磨叽。过去,我只是耳闻,这回可真是见识到了。

  坐在龙哥旁边,看他熟练的打开笔录软件,填写一些嫌疑人的基本资料。等戴某坐定,龙哥便嘘寒问暖的关心起戴某的伤势来,并拉起了家常,两人交谈甚欢。刚才不情不愿配合我们采集信息的戴某,此时,却显得很配合,有问必答,而且没有遮掩,工作进展得很顺利。

  就在我以为今天的问话一定会顺风顺水的时候,戴某却开始显得有些不耐烦了。龙哥给我递了个眼色,让我给戴某送上一杯温开水。可是,喝过温开水的戴某烦躁的心情并没有平静,反倒有加剧之势。龙哥不急不躁,在他的安抚下,戴某道出了其中原委,原来她正在上幼儿园的女儿就要放学了,担心没人接。龙哥赶紧让戴某安排家里其他人去接孩子。

  问话继续进行着。随着问题的深入,戴某开始和我们打起了马虎眼,尽捡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翻来覆去绕着圈的说;对一些实质内容,更是刻意回避。或许,她自己也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问话进入了“瓶颈”,此时戴某提出了上厕所请求,龙哥同意了。回到询问室后,龙哥并没有急于继续问话,而是再次和戴某谈起了饭店的经营之道,邻里关系之类的话题。这一谈,约莫又耗去了半个多小时。

  时针指向了17:30分,窗外的太阳也不再那么刺眼,那暖暖的橙色夕阳,总是能触动人们的心弦。龙哥又回到了刚才的问题上,而此时戴某,却显得出奇的配合。很快,笔录做完了。我也如释重负地深深舒了一口气。

  等做完后续的所有工作,天已经快黑透了,原来已经是19点了。龙哥此时好像也不在磨叽了,赶紧收拾收拾东西,一路小跑着向已开完会、一直在办公室里等我们的所长那儿去汇报了。

  我也赶紧去快餐店打盒饭,在拎着6份盒饭匆匆的往办案中心走的路上,恍惚间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在原单位做外勤的日子:总是在吃饭的点碰上打架的事,总是在隆冬的下半夜接到110指令,总有处理不完的各类纠纷或案件,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加班加点……所有误了饭点,能补偿的——都是盒饭。

  看着龙哥和大家大快朵颐的样子,我也赶紧吃起那熟悉的盒饭,心理感觉很满足。满足的不仅仅是肚子填饱,更满足通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完成了工作。而对龙哥,我也开始打心眼里佩服他了:那看似无关紧要磨叽谈话,其实是在潜移默化打着感情牌,从法律、更从人性角度对违法嫌疑人进行教育与批评。

  今晚这盒饭,可真香……

  (黟县公安局宏村派出所 汪玲)

(责任编辑:蒋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