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
长安网群: 合肥 淮北 毫州 宿州 蚌埠 阜阳 淮南 滁州 六安 马鞍山 芜湖 宣城 铜陵 池州 安庆 黄山 广德 宿松
 
安徽长安网首页>> 2017安徽长安网>>热点  
热点
儿童监护应从“家务事”成为“法律事”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 发布时间:2018-05-16 15:04:58

    法制网记者 范天娇

    今年4月9日晚上7点多,在安徽省合肥市新站区三十头镇的一处砖窑厂内,两名幼童被发现死在一辆闲置许久的轿车里。经警方调查,已经排除刑事案件的可能。

    高温,幼童,被锁车内……这样的关键词屡见报端,刺痛着社会神经。有的孩子是幸运的,被人及时发现,合力营救而出;而有的孩子是不幸的,在高温密闭空间内丧生。

    引发这些悲剧的原因很多,但都抹不开一条:父母看护的疏忽。目前,我国对看护儿童疏忽的追责,还未上升到法律层面。传统观念中,人们大多认为这是“家务事”,出了这种事父母也多被当作受害者而获得同情。对此有法律界人士呼吁,要进一步明确因监护人疏忽看护造成孩子受到严重伤害甚至死亡的法律责任,让加强儿童看护成为“法律事”。

    车内死亡两幼童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死在车内的两个孩子,一个是6岁男孩,一个是4岁女孩,是亲兄妹。孩子的父母来自四川省山区,几年前来到这家事发的砖窑厂打工。

    孩子父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当天中午,孩子在家吃完午饭跟往常一样,自己到附近去玩,他们则去干活了。大约到了下午两三点钟,孩子的母亲想到叫孩子们回来喝水,但喊了一圈找不到。

    夫妻俩以为孩子会跑出厂区,便向附近的工友求助,帮忙寻找孩子。但一直都没有找到。直到当晚7点多,两个孩子被发现倒在厂区一辆轿车里,一个在副驾驶位上,一个在后排座位下方。等孩子父母赶到,车门已经被打开,但两个孩子早已停止呼吸。意识到事情严重,有人报警。

    据厂区工友反映,这辆车已经在厂区闲置很久,车钥匙交由车主的亲戚保管。最初找到两个孩子时,车门是打不开的。后来有人拿到了钥匙,才把车门打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两个孩子经常在厂区玩耍,谁也没想到会跑到车里去。”有工人说。

    事发后,警方立即介入调查,发现孩子符合中暑死亡的特征,结合调查走访和现场侦查,排除了刑事案件的可能。

    看护疏忽频酿悲剧

    幼童被锁在车内,对于很多父母来说看似不可思议,但有些“糊涂”父母,真的就把孩子遗忘在车里了。

    2017年7月12日,河北晋州一幼儿被遗忘在车内长达7个小时,被发现后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7月13日,成都市青白江区一名小女孩被母亲锁在车里。由于车内高温,导致孩子昏迷不醒。接警赶来的民警砸碎车窗,救出了小女孩……

    合肥一家汽修店员工说,车子在车窗密闭的情况下,空气得不到流通,对年幼的孩子来说是很危险的。尤其是烈日暴晒下,车内温度可以达到40摄氏度以上,会导致孩子脏器衰竭甚至死亡。有的家长可能会摇下一点车窗,这样对孩子来说也不安全。万一孩子触发了车窗升降装置,卡住了自己,也是相当危险的。

    除了被锁车内,威胁儿童安全的事故中,高楼坠亡也是较为多发的“意外”。

    今年3月25日14时许,河南省虞城县一小区有3个孩童在14楼玩耍时,钻进通风口,不幸坠落一楼死亡。去年12月,湖南接连发生儿童坠楼事件:11日,常德市一名6岁女孩被奶奶关在屋里,模仿动画片中会飞的人物,从7楼跌下;13日,宁乡市一小区的6岁男孩疑因被外出买东西的父母反锁家中,爬上家中窗户坠楼身亡。

    这些频频发生的悲剧,无一不指向了看护疏忽。

    家有两岁儿子的公职人员倪先生,对看护孩子深有感触。他认为,低龄儿童缺乏自我保护能力和危险辨识经验,对危险的认知能力不足,格外需要监护人细心看护,防止儿童独自陷入或是靠近危险领域。在平时生活中,也要用适当的方式提醒和教育低龄儿童保护自己,并在自己能够控制的范围内对危险进行“隔离”,比如把家里尖锐的地方装上防撞海绵、窗户全部装上密度高的防盗网、让孩子时刻处于视线范围内等,以保证孩子远离危险。

    农民工子女更须关注

    在父母疏忽看护导致的儿童意外事故中,农村进城务工人员是一个特殊群体。从作为父母的角度,他们要面临高强度、重体力的工作,无暇照顾孩子。从他们子女的角度,面对城市陌生环境,他们有着新鲜感和好奇心的同时,很少察觉到潜藏的安全隐患。

    南京交管部门曾专门做过分析,发现外来务工人员子女近年来交通事故案高发,这些问题产生的原因,一是家长对孩子照料不足,很多外来务工夫妻双方都在打工,造成孩子常是独自玩耍,加大交通安全事故的风险;二是他们整体的安全意识相对薄弱,对孩子自然也就缺少了这方面的安全教育。

    从老家安庆到省城合肥务工的陈师傅告诉记者,他在合肥做泥瓦工,每天工作8小时以上,日收入200元到300元,足以供家里开支。现在孩子已经9岁,放在老家由媳妇照看,寒暑假的时候就接到城里来玩,大多数时间都在出租屋附近玩耍。当记者问及孩子独自玩耍时怕不怕遇到危险,陈师傅无奈地笑了笑,“他妈不会让他跑远,这么大了应该也没事。”

    “与城市的孩子相比,农村进城务工人员的子女流动性强,但受保护的意识和力度比较弱。对他们的安全,需要其他福利制度的配套才能起一定作用,比如在流动儿童集中社区设置4点半课堂、开设公益阅读室或是公益照料室等,让这些孩子在监护人无法随时照顾的情况下至少有地方可去,不至于自己单独在外发生危险。”专门从事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安徽致诚公益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理事范珣说。

    呼吁对疏忽看护追责

    孩子出现意外,父母无疑是悲痛自责的。但仅限于自责就可以避免悲剧发生吗?有法律界人士呼吁,要进一步明确因监护人疏忽看护造成孩子受到严重伤害甚至死亡的法律责任,让加强儿童看护从“家务事”成为“法律事”。

    目前,国外对父母履行看护责任已有明确法律规定:在美国,12岁以下的儿童必须时时有人照看,否则监护人可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有关政府机构要保护儿童不受虐待和忽略。在英国,如果孩子因为无人照看而受到伤害或者遇到意外,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将被视作违反法律受到处罚。在澳大利亚,以“父母责任”的概念取代“监护权”概念,更加强调父母对子女负有义务,还特别设立了儿童的独立代表人制度,可以由独立代表人代表儿童出庭,保护其权益。

    相较而言,我国对儿童看护疏忽的追责,还未从国家层面上升到法律高度。但是在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先行先试。今年2月1日起实施的《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规定,监护人应当为未满8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充分监护,不得使其处于无人看护或有安全隐患的场所,并对未成年人乘车、骑车进行细化规定,如未满8周岁不得被单独留在车内等。

    河南、成都等地则更早进行了法律上的尝试。2007年12月1日施行的《成都市未成年人安全保护条例》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得将未满6周岁的未成年人留在无人看护的场所或者委托给无看管能力者看管。2010年12月实施的《河南省未成年人保护条例》中规定,父母不得将未满7周岁儿童单独留在家中。但是,真正追责的情况极为鲜见。

    范珣认为,值得肯定的是,法律制度设计越来越严谨,特别是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之前没有撤销监护人资格制度,很多孩子处在危险境地,现在法律明确了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情形,加强了对孩子的保护。

    “监护人看护也同样需要严格对待,让监护人对自己的监护责任更加谨慎,而不是等到出现严重后果再后悔。”范珣建议,有必要对这种因为疏忽看护造成孩子严重伤害后果的监护人进行刑事处罚。但她同时也担心,要是对孩子监护人进行刑事处罚并剥夺监护人资格的话,由于国家兜底的监护制度还没有很好的建立,可能会造成孩子又陷入无人监护照看等境地,加上对监护人的疏忽是否构成刑事犯罪还在探讨中,法律没有明确规定,虽然一些地方对未成年人立法保护有关于看护的禁止性条款,但启动立案程序比较困难。

    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李铀曾呼吁,在刑法中增设儿童监护疏忽罪,设立相应入罪条件和适用刑罚。

    他建议,对于监护失职行为,要建立多类型的刑法种类,在剥夺监护权的同时,父母也要接受法律强制惩戒和经济上的处罚。此外,还要建立替代性监护制度,由儿童救助机构和临时看管机构与之配套。

    

(责任编辑:郑小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