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
长安网群: 合肥 淮北 毫州 宿州 蚌埠 阜阳 淮南 滁州 六安 马鞍山 芜湖 宣城 铜陵 池州 安庆 黄山 广德 宿松
 
安徽长安网首页>> 2017安徽长安网>>政法文化  
政法文化
生命的姿态
稿件来源: 安徽长安网 发布时间:2018-07-12 17:15:29

  2008年夏季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导致我们濉溪县法院周围的积水已超过50公分,中午下班时我和同事们只能留在大厅等待着积水退去。就在这时,一名头发花白,卷着裤腿的老法官推着自行车冲进了深水,看着冲起的水浪,我们年青人中有人貌似嘲笑的说了一句“真酷”。但那些年长的同事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关切的目送他踉跄着出了大门。原来这位法官的妻子经常要回东北老家照顾父母,他每天既要照料两个上学的孩子,又绝不会耽误工作。这是我到濉溪县法院工作后第一次关注这名特立独行的老法官---崔杰。在这之后一段时间里,我对他的了解只能用惊讶来形容。

  那时的崔法官已经老了,已经不能再像同事口中说的那样,经常骑着自行车下乡办案。当时在审监庭工作的他,每天坐在办公桌前评查卷宗,他的桌上也一直摆放着毛笔和砚台,我想他的书法一定不错,多次观察后我发现他竟然是在用毛笔书写卷宗封面,而且他的字真的不怎么好看,但他写字时的神情却是那么认真,那么严肃。后来我才知道,他这个坚持了二三十年的习惯只是为了让卷宗上的字迹能更久的留存,知道了真相让我对这名老法官的坚持有了新的认识。但就在这不久发生了一件更让我惊讶的事。那天,我经过审监庭的门口,竟然看到崔法官在办公桌下偷偷的泡脚,当时我就愣住了,他看到我,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对我点了点头,也没解释什么,就低下头继续手里的工作。我带着惊讶离开,心里一直想着,这怎么能是一名法官作出的事情?这个疑问让我在那段时间对这位老法官颇有看法。后来我才知道,他已患糖尿病多年,并发症已经让他没办法好好坐在那办公,为了能继续工作,他只能把肿胀疼痛的双腿泡在热水里。就这样,他坐在那里,一年要评查几百上千个卷宗。崔法官热爱他的审判工作,甚至超过热爱自己的生命,每次领导让他休息,他总是说“我能行”。但病痛打到了他,他能忍受疼痛,能用热水刺激麻木疼痛的双腿而继续工作,这个威严的法官竟然没办法从二楼走到一楼的卫生间,当他面带痛苦的关上二楼污水间的门时,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厌恶过他,我们都装作视而不见,只为了给这名坚强而又无奈的老法官,留下那最后一点尊严。

  每一次生命的轮回都是一个花开花落的过程,花开的时候尽情绽放,花落的时候才会有一地的缤纷。也许不会有人知道,他退伍后三年苦读成为了安徽大学第一届法律系的学生;也许不会有人知道,做了三十年法官,他那六十平的家仍一贫如洗;甚至现在也许还有一起奋斗过的老同事们不知道,2016年的6月22日,他已默默离去。

  63岁,别人正在追求夕阳红的时候,他早早的谢幕。不知他走时是不是留有遗憾?也许没有,因为他的信仰无关金钱也无关荣誉,他对得起身上的法袍,对得起头顶的国徽,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 不,他一定有遗憾,因为他还有太多尚未兑现的诺言。他对一双儿女说过,等我退休攒够钱咱就换大房子,我也能给你们带孩子。现在儿孙有了,他没了。他对妻子说过,等有时间我一定陪你一起回一次东北老家。但退休后就卧床不起的他,对守着这句诺言过了几十年的妻子只能无言。忠孝难全,义铸铁肩,农村的父母还没等到这个有出息的大儿子回来接他们进城,就早早的离开了,不知那时崔法官的心里是不是也后悔过?但义字当头,那枚法徽下他是人民的儿子!

  崔法官走了,无声无息,他的一生只是这千万名法院人的缩影,他无悔,我们亦无悔,只因我们曾用青春书写过信念,也曾用生命诠释过忠诚,这就是我们生命的姿态!(杜芳)

(责任编辑:蒋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