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
长安网群: 合肥 淮北 毫州 宿州 蚌埠 阜阳 淮南 滁州 六安 马鞍山 芜湖 宣城 铜陵 池州 安庆 黄山 广德 宿松
 
安徽长安网首页>> 2017安徽长安网>>政法文化>>  
政法文化
抗战老兵的最后心愿
抗战老兵的最后心愿
安徽长安网 发布时间:2018-09-26 17:56:52

  “我再不把自己当兵时的经历说出来,以后就没机会了……”“我不是为了出名,是为了让下一代了解这段历史后,更加懂得珍惜现在的和平生活……”近日,安徽省宿松县凉亭镇紫庵村冯西组九旬抗战老兵冯丙保,首次将埋藏在心底60多年的革命故事,向登门走访的辖区凉亭派出所社区民警说了出来,大家方才知道这位穿着朴素的老人,曾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且还是一位荣立过三次战功的英雄。

  步行两百公里押送日本战俘

  出生于1926年1月的冯丙保老人,从小出生在宿松县凉亭镇紫庵村冯西组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不到七岁就被父母送进当地一家伞店做学徒。17岁时加入国民革命军,1949年4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1956年从部队复员。

  回到地方后,冯丙保老人从未向外界提及自己的革命经历,即使家庭遇到了困难,也不想向组织提任何要求,一直过着简单、朴素的生活。

  今年年初,老人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便想把自己经历的战争往事记录下来,让下一代人知道,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正当老人为此寝食不安时,辖区凉亭派出所社区民警登门走访来了。老人用微弱的声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民警,老伴还拿出老人当年立功的军功章给民警看。

  “我再不把自己当兵的经历说出来,以后就没机会了……”老人边说,边向民警讲述起自己在大别山脚下的抗战经历。

  1943年,时值我国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当时,在国民革命军第49军某团炮兵运输连服役的冯丙保,同100多名战友负责从湖北黄梅县押送150名日军俘虏到安庆集中。虽然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工作,但要求严格,责任重大,既要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确保顺利将每个战俘押送到目的地外,又要在保证所有战俘人身安全的情况下,不能对怀有深仇大恨的中国百姓的过激行为采取任何武力措施。

  湖北黄梅县距离安徽安庆200多公里,要穿过6个县市的20多个乡镇。一路上,大家都是步行。每经过一个村庄,大家都格外小心,防止老百姓冲进队伍里报复俘虏,同时还要防止俘虏趁机逃跑。

  “我们那个年代的军人,虽然没什么文化,但大家的大局意识、服从意识都很强。”冯丙保说。在经过潜山县一个村庄时,就有200多名老百姓准备集体冲过来报复俘虏,大家见势不妙后,立刻将150名战俘全部围在中间,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抵挡群众扔过来的石块,以及打过来的拳头、巴掌,即使是石块砸在自己身上、耳光打在自己脸上,大家都在宽容和理解中好言相劝,不能让战俘有任何损伤,防止由此引起国际舆论的谴责。

  类似这样的情况,从出发至目的地,前后共发生了30多次,每次虽然都被他们“化险为夷”,但不少战友的衣服被撕破,手臂被抓伤,而大家都甘愿受此委屈,并如期将全部俘虏安全押送到安庆参加集体受降仪式。

  钻进地下坑道保护电话机

  1949年4月,冯丙保义无反顾地加入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成为华东26军76师203团某营4连一名解放军战士。至今,他还清楚地记得军长的名字叫张仁初。紧接着,伴随着人民解放军解放全中国的进军号角,他参加了解放浙江舟山群岛等系列战役,荣立三等功1次,并多次受到部队嘉奖。

  1950年,国内形势刚刚基本稳定,朝鲜战火很快危及到祖国的安全。为了承担起一名人民子弟兵的神圣使命和职责,冯丙保告别亲人、告别祖国,来到了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

  谈起在朝鲜战场的经历,冯丙保说:“我把自己在朝鲜战场的经历讲出来,不是为了出名,是为了让下一代了解这段历史后,更加懂得珍惜现在的和平生活……”

  冯丙保回忆,在历时近两年的异国战争中,他不仅经历了生与死的战火洗礼,还饱受了酷冷低温、缺水挨饿等艰苦环境下的磨砺,更感受到了因长期食用干粮炒米而无法排泄的煎熬。但是,尽管如此,他和战友都从不因环境恶劣而动摇意志,更不因客观条件而有负使命。

  1951年初,冯丙保所在的26军奉命来到了涟川、抱川及高台山一线布防。担负着三八线以北的阻击任务,整个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在26军40多公里的防御地面,敌人动用了近数倍于志愿军的兵力,并配备了飞机、重炮、坦克等大型杀伤性武器,不分日夜进行轰炸,封锁交通,企图置志愿军阻击部队于死地。老人所在连队坚守的高地位置十分重要,不仅是敌人必须经过的天然屏障,同样也是进攻的重点。每天除了天上飞机轮番轰炸以外,还有暴风骤雨般的榴弹倾泻。好在坑道防御体系能够应对敌人的重炮火力,可以减少人员伤亡。尽管每天敌人都要发动多次地面进攻,但都无法穿越志愿军阵地,一次次都被志愿军强大火力所击退。类似这样的反复争夺,整整相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但留给他印象最深的是,所在连队中的一排30多名战友,在整个战斗中,除一人幸存外,其余全部在坚守阵地中牺牲的壮烈情景。

  那是一个异常寒冷的清晨,连长从观察所下来后,目睹着远处隐约传来的飞机声音,马上向他下达了一项重要任务,要他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一公里开外担任潜伏隐蔽任务的一排长带领全体人员赶紧撤回防空洞,避开敌机狂轰滥炸的锋芒。然而,还未等到他通知,数十架敌机早已开始轮番轰炸。全排除一人外,其余全部牺牲。连长紧紧握着幸存者的手说:“你现就是一排的排长。”

  当时,冯丙保所在的阵地也遭受了重炮的袭击。当他回到自己的战斗位置投身激烈战斗时,一发榴弹重炮从天而降,两个战友随之中弹身亡。保护电话机要紧。在躲过榴弹一劫后,他迅速从阵地上捡起牺牲战友遗留下的一部电话机,钻进地下坑道。就这样,一直相持到大反攻,才算结束了此次战役,最终赢得了全面反攻的胜利。老人的入党申请就是在这次血与火的战场考验中得到批准的。尤让老人开心的是,他不仅在这次战斗中被组织上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员,而且被记个人三等功两次,同时从副班长晋升到了班长。

  1952年6月,冯丙保所在的26军在朝鲜历时一年零八个月后,终于完成了党和人民赋于的重托,回到了祖国怀抱,回到了亲人身边。在归国后的工作中,由于老人出色的工作表现,很快又从上士提升到准尉军衔,直到1956年复员回到宿松。

  “老人家,您放心!我们会把记录的这些材料通过媒体宣传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临走时,民警对冯丙保说。(孙春旺 陈丙松)

孙天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