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
长安网群: 合肥 淮北 毫州 宿州 蚌埠 阜阳 淮南 滁州 六安 马鞍山 芜湖 宣城 铜陵 池州 安庆 黄山 广德 宿松
 
安徽长安网首页>> 2017安徽长安网>>热点>>  
热点
五月上旬全国数起火灾事故皆因乱扔烟头引发
谁来惩戒乱扔烟头者
稿件来源:法制网 发布时间:2019-05-20 15:54:41

□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赵丽

□ 实习生 黎江宇

5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青城公园内突发大火。经查,是有游人乱扔烟头引燃了地面上堆积的柳絮,从而引燃游船。同日,江苏省高邮市郭集镇某废品收购站因有人乱扔烟头引燃柳絮发生火灾。

5月2日,山东省栖霞市亭口镇与庙后镇交界处发生山林火情。5月3日,山东省莱州市郭家店镇返岭子村附近发生山林火情。经查,两起山林失火皆因村民丢弃烟头所致……

近年来,乱扔烟头引发火灾的报道层出不穷。《法制日报》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仅今年5月上旬,几乎每天都有因乱扔烟头而引发的火灾事故发生。

生活中,很多烟民都有一个习惯,就是抽完烟之后随手就把尚未熄灭的烟头扔在地上。于是,无论大街小巷还是犄角旮旯,此类烟头随处可见,不仅对环境造成污染,更带来了严重的安全隐患。

路人随地乱扔烟头

环卫工人无力相劝

5月10日,正午时分,北京市四惠交通枢纽人流量开始稀疏。记者发现,在连接四惠地铁站与四惠交通枢纽的天桥上,尽管挂着“严禁吸烟”的标志,但来往的行人中,不少人手里仍夹着点燃的香烟。

据了解,由于天桥两侧的地铁站与交通枢纽严格禁烟,不少乘客在出站后急忙点上烟,进站后便把没有抽完的烟头就直接扔在了地上。记者还发现,一名男士甚至将未抽完的烟拢在手心里,躲过工作人员视线,直接将其带进了四惠交通枢纽的禁烟区。

记者粗略计算了一下,在半小时内就有43人违反要求,在禁烟区的天桥上吸烟,而在天桥两头的步梯上,地上被随意丢弃的烟头达16个。

“我11点半才打扫过楼梯,现在刚12点就出现了这么多烟头。”负责天桥卫生清洁的环卫工人谢阿姨今天第一天来上班,这种情况让她大吃一惊,“烟头特别多,我都不记得扫了多少个,一个上午大概有两个簸箕的烟头”。

采访时,谢阿姨指着卡在天桥防护网缝隙里的烟头告诉记者,“这里的烟头也要清理,但我扫不出来,只能待会儿慢慢用手抠出来”。

此时的北京,正午温度已达30度。在毫无遮挡的公交车候车区,环卫工人赵大爷需要连续1小时不断走动进行清扫,头上已经满是汗珠。“总是有人丢烟头,这些烟民有瘾的,在等车的时候一直在抽烟,大风就把他们乱丢的烟头吹得到处都是。”赵大爷很无奈地说道。

“有些人不熄灭烟头就直接扔进垃圾桶,火星引燃垃圾出了好几次事故,因此四惠枢纽站对烟头清理抓得很严。”赵大爷告诉记者,“我们3个人扫一个区,我每次清扫1个多小时,能扫出百来个烟头,而且天天如此”。

在另一个客流量大的宋家庄地铁站,情况更为恶劣。

与四惠不同,宋家庄连接商场,是居住密集区,这给环卫工人带来了不小的挑战。记者注意到,在地铁站H口出口处,散布着大量烟头,不仅垃圾桶上方的灭烟点已经被烟头堆满,许多吸烟者还将烟头丢弃在地上,用脚踩灭后便离开。附近的水沟和绿地上,随处可见烟头,仅地铁站出口十多平方米的区域,记者就数出了85个烟头。

相比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住宅区人流相对固定,乱扔烟头的现象如何?记者来到榴乡路的一个新建小区,找到了在这里负责保洁工作的郑大爷。

“4个小时可以扫出200多个烟头。”郑大爷说,这个小区保洁员实行轮岗制,他的值班时间为8点到12点。比起对环境卫生的破坏,消防隐患才是郑大爷最担心的,“很多人直接把烟头扔到垃圾桶里,我们很担心有没熄灭的火星引起火灾”。

记者注意到,小区内同样提供了烟头专用丢弃桶,但收集的烟头不多,更靠近小区主干道的垃圾桶上,满是按熄香烟后留下的焦痕。

“我们规定每天要冲洗垃圾桶,但留下的焦痕很难洗掉,一些人懒得多走两步,直接就扔进路边垃圾桶了,但他们毕竟没有乱扔烟头,我们也不好说太多。”郑大爷说,为了防止火灾,保洁员每天都要频繁观察垃圾桶的状况,“万一烧起来,我们也好及时处理”。

控烟措施执行不力

法不责众呼吁严管

2015年6月1日起,《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正式实施。这个条例规定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室内环境、室外排队等场合禁止吸烟,违者将被罚最高200元。此外,全市还设立了统一举报电话12320。

采访中问及禁烟问题,环卫工人谢阿姨连连摆手:“我不好说,人太多了,管不过来的,大家都不会管。”根据她的的指引,记者看到天桥另一端的出口处,一位男士正蹲在地上吸烟,而旁边的保安只观察来往的行人,对吸烟者没有任何劝阻。

而在四惠枢纽站的公交车站台区,几个保安正聚在一旁聊天,地面上满是他们丢弃的烟头,环卫工人赵大爷正在清扫,但这几位保安无动于衷,他只得等最后一位保安在地上踩熄香烟后,清扫干净这些烟头。

赵大爷对乱丢烟头的现象十分头疼:“不敢劝,你劝一些人不要抽烟也好,不要丢烟头也好,遇上脾气暴的拳头就打过来了。”

记者注意到,四惠交通枢纽的清洁工大多年龄偏大,劝阻时也不敢硬声,即便如此,身材瘦小的赵大爷也因为劝人不要乱丢烟头,曾和人发生过几次冲突。

而这种冲突并不鲜见。今年1月22日上午,西安市长安区,一名男子在路边随地扔了一枚烟头,被女保洁员豆师傅抓了个现行。就在其现场纠正男子行为时,双方发生冲突,最终豆师傅被该男子将面部打伤。

“这里总是很多人,等待的时候让这些人不抽烟也不现实,地铁口周围烟雾缭绕的。”在宋家庄地铁站附近经营食品生意的李密对此很是埋怨,“我会拦着他们不让他们进店吸烟,很多人就选择坐在地铁口那里,因为总有人坐着,也不好去扫地,就让烟头堆满了。”

虽然仅一街之隔,宋家庄站I口出口处的首开福茂商场显得干净许多。记者在商场正面观察后发现,街道十分干净,仅有零星两个烟头。

商场门口站岗的保安来回走动,阻止吸烟者进入商城,还对一名想要随意丢弃烟头的吸烟者进行了喝止。但保安也仅负责维持商场正门的秩序,转到商场背面停车场,环卫工人王大爷就要面临烟头成堆的情况。

首开福茂的停车场面积不大,但满满停了20余辆车,王大爷就负责这一整块区域的打扫工作,“扫一轮差不多接近2个小时,一次能扫出200多个烟头”。

各地出台治理措施

陷入执法不严窘境

“先生,请不要随手扔烟头,这是灭烟袋,您可以将烟灰和烟头装在里面。”城管执法人员对行人展开宣传,并发放灭烟袋,“这个灭烟袋经过防火处理,您把烟头灭了以后,可以放心装进口袋。如果随手乱扔烟头,将会受到处罚。”

9时35分左后,一名男子在领取灭烟袋后离开。不一会儿,这名男子折返往回走时,随手便将手中的半根香烟扔在了便道上。城管局执法队员立即拿出执法证走上前,跟他说道:“刚说不要乱扔乱头,您怎么一转头就忘了呢?”

面对城管执法队员,这名男子表示愿意接受处罚。“我认,我认,就当是花50块钱买个教训,以前随手扔成习惯了,以后再也不会了。刚才给我发了一个灭烟袋,装兜里给忘了。”

这一幕,发生在2018年3月1日的河北省石家庄市南焦客运站出站口,上述这名因随地乱扔烟头被处以50元罚款的男子,也成为石家庄自开展“讲文明、改陋习,除顽疾、洁城区”主题宣传教育活动后,收到“乱扔烟头”罚单的第一人。

而令人琢磨的是这位第一人的这句话——“以前随手扔成习惯了”。

在记者的采访中,类似的话语并不鲜见:“我扔了吗?”当记者在丰台区马家堡街道试图劝阻一位吞云吐雾的男子直接将烟头扔到地上的行为时,这名男子反问道。

面对地上尚未熄灭的“证据”后,这位男子留下了这样两句话后扬长而去——“扔习惯了没注意”,“再说,你看看这周围也没扔烟头的地儿啊,不是说直接扔垃圾桶里更可能着火吗”。

查阅相关资料,记者注意到,各地针对乱扔烟头的问题早已有了各项措施:

西安城管部门从2018年8月开始加大针对“烟头革命”的巡查处罚力度,每日安排执法人员上街进行巡查,对乱扔烟头、垃圾的市民群众,按照《西安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依法依规加大教育处罚力度,从源头上减少烟头、垃圾落地。乱扔烟头和垃圾者,将被现场处以10元至50元的罚款;

郑州从今年3月开始在伏牛路附近路段很多电线杆和公交车站候车牌都安装上了灭烟筒,用作收集烟头之用,提醒行人爱护环境,不要乱扔烟头;

广东肇庆从今年4月起对街头乱扔烟头者处20元至50元罚款,不仅仅是罚款,还通过发动市民群众“随手拍”,并结合监控摄像和执法记录仪等措施,对“乱丢烟头”等不文明行为,通过报纸、电视台、微信公众号以及临街的宣传栏等渠道进行曝光……

除此之外,各地的另类举措也是层出不穷,比如安徽阜阳颍东区城管局曾规定,以每斤30元的价格向环卫工人回收烟头,短短一周,回收烟头约195斤,发放奖励5850元。无独有偶,四川乐山市上河街环卫所也曾发动近百名环卫工人,捡拾了约100斤被乱丢、乱抛的烟头,据了解。虽然没有对捡拾烟头的环卫工直接进行现金奖励,但也会在考核、评选的时候,对捡拾烟头比较多的环卫工有所倾斜。

效果虽然立竿见影,但质疑和争议也如影随形。其一,环卫工捡拾烟头有奖,虽然减少了路面上的烟头数量,但是乱扔烟头的现象并没有减少,治标不治本,同时还加大了环卫工作的成本和开支。其二,环卫工捡拾烟头有奖,会给市民造成一些误解,以为既然如此,那么自己就可以随便扔烟头了,这样能够增加环卫工的收入,是“做好事”。实际上,自从有了这样的奖励举措,一些烟民面对劝阻的环卫工,确实祭出了“我是在帮你挣钱”这样奇葩的理由。

采访中,不少人认为,通过宣传、警示、罚款等手段约束乱扔烟头的人,才是治本之策。然而,记者在调查中也发现,目前当地对随意丢弃烟头等垃圾的市民,教育、处罚还不多,源头管控治理工作还存在短板。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很多城市都出台了对于乱扔烟头给予罚款的规定,但是却多数陷入执法不严的窘境。

(责任编辑:孙天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