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
长安网群: 合肥 淮北 毫州 宿州 蚌埠 阜阳 淮南 滁州 六安 马鞍山 芜湖 宣城 铜陵 池州 安庆 黄山 广德 宿松
 
安徽长安网首页>> 2017安徽长安网>>扫黑除恶进行时>>  
扫黑除恶进行时
起底合肥女“黑老大”杨春燕:研究生在读 假扮淑女但手段毒辣
稿件来源:中安在线 发布时间:2019-11-12 11:06:05

起底合肥女“黑老大”杨春燕:研究生在读 假扮淑女但手段毒辣

据江淮晨报报道,身材瘦弱、戴着眼镜,还是高校的一名在读研究生,在外人看来,1991年出身的巢湖女子杨春燕与普通女青年并无二致。但事实上,平时一幅淑女装扮的杨春燕却是心肠凶狠、手段毒辣的“黑老大”,长期实施套路贷诈骗,将被害人钱财“榨干”,索债时绑架小孩,逼迫孕妇流落街头……11月5日,瑶海法院对杨春燕等15名(其中3名系一般诈骗)被告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危险驾驶罪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女“黑老大”获刑25年。

实施“套路贷”诈骗将被害人钱财榨干

今年20来岁的陶某系一名精神发育迟滞患者,为了让他生活有所保障,陶某爷爷省吃俭用为他购置了一套房产。让家人没有想到的是,这套房产险些被过户给他人,起因就是为了偿还信用卡。“孩子借了一点钱还信用卡,最后欠下了100多万元。”陶某家人称,陶某名下的房子已经办理抵押,被登记在陌生人名下。

接到报警后,瑶海警方立即介入调查。调查发现,陶某借款几万元后,被层层“甩单”至杨春燕所属公司时,已经欠款近百万元。“杨春燕又甩单给别的公司,最终逼迫陶某签订了房地产抵押借款合同,将陶某名下房产办理抵押,登记在一名嫌疑人名下。”办案民警蒋浩介绍,在办理此案过程中,杨春燕名下的安徽韬辉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韬辉公司)进入了警方视线,民警发现,受害人远不止陶某一人。

经查明,2016年4月至2018年8月,女青年杨春燕与沈全桃、张云磊出资注册成立称韬辉公司,先后拉拢、网罗社会人员,专门从事非法放贷、讨债活动。在此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以上述3人为首要分子,文鹏、刘启家、张俊为骨干成员,石雨、赖见云等为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假借民间借贷之名,通过使用“套路贷”的方式,诱使或者迫使被害人签订双倍借条、空白房屋租赁合同等协议,制造虚假给付资金的银行流水、虚增被害人债务、以服务费、上门费、砍头息等名义收取高额费用,不断垒高被害人的债务,最大限度地侵占被害人财产,甚至将非法侵占的被害人房屋直接变卖以牟取经济利益最大化。据统计,该组织诈骗共计218.65万元,敲诈勒索90.12万元。“查明的受害人就有40多人,其中还包括几名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蒋浩介绍,每名受害人的钱财都被榨干才被他们放过。

为索债绑架小孩,寒夜将孕妇逼出家门

为了索债,侵占被害人财物,该组织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经查明,在催债过程中,杨春燕团伙采取的手段有:组织多人多次采取殴打、上门滋扰、纠缠、辱骂、胁迫被害人的未成年子女、堵锁眼、破坏门锁、用油漆喷字、在被害人家门口摆放花圈、撒尿、强行闯入室内、故意显露纹身等,以此威胁恐吓被害人及其家属,大肆侵占被害人财物。

2016年11月,被害人韩某通过他人介绍,到杨春燕的韬辉公司借款1万元,实际到手7700元,月利息每月1500元。之后韩某按月支付月利息共计16500元。2017年8月,该组织要韩某在2天内将1万元本金还清,韩某无力偿还,便认定其违约并索要2万元。随后,该组织多人来到韩某家中,连续10天滋扰其妻子及两名未成年孩子,并将两个孩子强行带至公司,逼迫韩某妻子借款还钱,两个孩子被吓得浑身发抖。

2016年底,受害人宋某因偿还债务被其他小额公司人员介绍到韬辉公司借款,宋某实际借款7.9万元,期间还款4.2万元。杨春燕通过认定其违约、计算双倍借条、违约金、过虚假流水等手段将债务累计至35万,后伙同他人逼迫宋某将其外婆名下价值100多万元的房产过户到同伙名下,使得宋某60多岁的母亲和80多岁的外婆被迫外出租房。

“当着被害人家人的面打耳光,逼人下跪的同时还拍视频取乐,在被害人家门口摆花圈时猖狂大笑。”蒋浩介绍,还有一名被害人无奈之下远走他乡,当时农历临近除夕,室外天寒地冻,该团伙闯入被害人家中,将被害人即将临盆生产的妻子逼出家门。

女头目假扮淑女,实施犯罪行为时手段毒辣

在今年6月指认现场时,杨春燕流下了泪水,“我错了,我对我做过的事情很后悔。”在公开的影像中,这名1991年出生的女黑老大戴着一副眼镜,身材瘦弱,与普通的女青年并无二致。

作为公司负责人,杨春燕对公司有绝对的控制力,是该团伙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杨春燕是巢湖人,大学毕业后前往上海,从事的是放贷工作,在此期间,结识了该组织的另外两名头目。为了实现对组织的控制,杨春燕对内实施严密管控,制定绩效考核管理制度,对成员建立微信群进行钉钉打卡考勤,对外有明确的职责分工。攫取非法的高额经济利益后,杨春又制定了“财务管理”制度,非法所得部分用于为组织成员发工资报酬、奖励提成以及组织成员聚餐、旅游等;部分用于购买油漆等实施软暴力讨债活动的开支。

讽刺的是,案发时杨春燕还是合肥一所高校的在读研究生,为自己打造“知识分子”的人设。在实施犯罪行为时,又暴露出心肠凶狠、手段毒辣真面目。“讨债时,她有时候也亲自出马,受害人被控制后,她上前打耳光,还录下视频发给其他受害人看,达到威胁的目的。”蒋浩介绍说,杨春燕是一个典型的“双面人”。

摧毁经济根基,判处女“黑老大”有期徒刑25年

该案涉案人员多、罪名多、事实复杂,案件移送审查起诉后,瑶海检方提前介入,全程引导公安机关的侦查工作,围绕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引导公安查清涉黑组织的违法犯罪事实,查清犯罪组织结构以及骨干成员的构成,查清各成员在组织中的地位作用及其相互关系,查清涉黑组织在当地的恶劣社会影响。同时全面落实“打财断血”工作,紧盯黑恶势力经济基础,督促公安机关对涉案犯罪分子的财产进行全面调查,依法冻结账户金额一百余万元,查封三套房产和三辆汽车,彻底摧毁了涉黑犯罪经济根基。

11月5日,瑶海区人民法院对杨春燕等15名被告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危险驾驶罪一案进行公开宣判,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判处被告人杨春燕、张云磊、沈全桃有期徒刑二十五年、二十五年、二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组织成员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二年至二年三个月有期徒刑。

“我要谢谢党和政府,不然我儿子的房子就要不回来了。”和陶某家人一样,在该组织被摧毁后,缠绕在许多受害人心头的梦魇终于消散了。

晨报记者周勇

(责任编辑:孙天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