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
长安网群: 合肥 淮北 亳州 宿州 蚌埠 阜阳 淮南 滁州 六安 马鞍山 芜湖 宣城 铜陵 池州 安庆 黄山 广德 宿松
 
安徽长安网首页>> 平安建设>>  
平安建设
合肥警方命案积案攻坚系列报道:大海捞针,追查血手印!
稿件来源:安徽长安网 发布时间:2020-09-08 17:33:04

编者按:

命案必破、积案必清!近年来,合肥市公安局深入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连续6年现行命案全部侦破的基础上,创新开展命案积案“揭榜挂帅”专项行动,悬榜招贤,依托科技兴警成果,吹响攻坚号角,最大限度还清对人民群众的历史欠账。自今年元月1日起,截至8月31日,全市公安机关共侦破命案积案15起。

安徽长安网讯 2020年3月24日,坐标上海市宝山区。在共和新路一商场当保安经理的王某明换上西装,准备去约会女友。当他刚走到停车场,几个矫健的身影迅速合围了上来,一双冰冷的手铐重重地钳住了他的双手。

“你们是干什么的?”王某明大声质问道。

“公安局的

“公安局的?你们找我干什么?我最近又没犯什么事,不就前两天和女朋友吵了个架吗,这不正准备去哄她。”王某明边说边想挣脱。

“我们从安徽合肥来的。”听陈永跃这么说,王某明瞬间如泄了气的皮球,脸色由红变白。

“带上车!”

大海捞针 追查血手印

2008年6月11日,农历五月初八。刚过端午节,天气却异常燥热。傍晚时分,牛力(化名)回到位于合肥市瑶海区长江东路的租房处,当他刚走到四楼楼梯口,就闻到一阵刺鼻的血腥味。

出租房大门敞开着,租住在另一个房间的方草(化名)斜趴在血迹斑斑的床上。牛力哆哆嗦嗦掏出手机,拨通了110报警电话。

呼啸的警笛划破长空。现场勘查、外围走访、围绕受害人社会关系展开调查,瑶海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兵分多路,合力攻坚。

现场遗留的带血水果刀,是嫌疑人带来的,还是受害人原有的?是蓄意报复杀人还是因纠纷临时起意?围绕一个个疑点,专案组夜以继日开展排查分析。

“现场水池有冲洗血迹的痕迹,在三楼半的楼梯外墙上留有一只血手印,所以我们当时判断嫌疑人也受了伤”。围绕诊所开展调查的小组,排查了上百家诊所后一无所获。

“身高1米75以上,30岁左右的年轻男子”,负责排查监控的小组,从现场附近的银行和工厂监控,捕捉到一个匆匆而过的身影。“嫌疑男子步幅特别大,刚出现在监控中时,是快步行走,后来就跑了起来。”当年参与案件侦办的一位民警介绍,“当时监控一是数量少,二是比较模糊,只能远远的看到一个侧脸和一个背影,再往下追,就调不到监控了

专案组根据监控拍摄的模糊影像在电视台公开征集线索,并发放了近5万份悬赏通告、1万多张悬赏光盘,先后奔赴北京、黑龙江、广西,安徽的滁州、蚌埠、安庆等地,对群众举报的94条线索逐一排查。

“每次都感觉越来越近,每一次又失望而归”。整整两个多月,专案组全体成员冒着高温酷暑和突如其来的暴雨,地毯式的摸排,始终没能确定嫌疑人的身份和去向。这起案件,也成了瑶海分局全体刑侦民警的心结。

锲而不舍 立下军令状

根据监控显示,嫌疑人逃跑时手中疑似拿着一把雨伞,专案组还专门到气象部门去协查,寻找下雨的区域,辅助判断嫌疑人是从哪里来,又会到哪里去?

12年来,瑶海分局一直未放弃对“6.11”命案的侦破。

“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重新梳理一次,最近的一次举报是2016年,年龄特征都比较符合”,从之前的专案组接过沉甸甸的卷宗,刚调到分局刑警大队的陈剑锋感到压力,也感受到前辈的期待。“我们围绕被举报的男子家庭和工作的地方进行了半个多月的排查,最终排除了嫌疑”

今年以来,合肥警方启动命案积案攻坚行动,这起当年举全局之力也未能破获的案件,再次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而这次,专案组立下军令状,集中精干警力,势必拿下这起案件,给受害人和其家属一个交代,也给刑侦前辈们一个交代!

“在重启案件调查的过程中,我们调取了先前的所有资料和案卷。”瑶海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王茂先说,“发现仅仅是有文字记录的走访笔录,就有一尺多高,装了整整四大盒。”一笔一划,都凝聚着刑侦前辈一丝不苟的办案精神,一字一句,都在向着正义而行。

专案组召开案情分析会,充分利用科技手段进行更广泛、更全面、更细致的侦查。一条条线索汇聚,最终指向嫌疑人可能藏匿在上海市,瑶海分局刑侦副局长陈永跃带队立即出发前往上海开展侦查,历时两个昼夜,先后辗转宝山、杨浦、虹口、黄浦等地,终于锁定嫌疑人身份为王某明。

3月24日16时,在上海市公安局的大力配合下,专案组在上海市宝山区共和新路一商场地下停车场将犯罪嫌疑人王某明抓获。

追悔莫及 有家恨难回

这12年,王某明想得最多的就是回家!当年他一路潜逃,因警方铺天盖地的悬赏通报,他不敢出现在合肥附近,一直躲藏,日夜担惊受怕。

据嫌疑人王某明交代,2008年6月,他从外地回肥东老家,在合肥逗留期间,在街上偶遇失足女方草,后因纠纷将对方杀害。

在外逃亡的12年间,因为害怕,王某明很少和父母联系,也从未再到过合肥。因为巨大的精神压力,他曾想过投案自首,却一直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因为一次冲动下的犯罪,毁了两个家庭,也改变了王某明一生的轨迹。12年来,他习惯了隐忍,习惯了漂泊,习惯了担惊受怕,却还是没能逃过法律的惩罚。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对受害人和其家属有个交代。”陈永跃说,“了却了一代代刑侦人的心结,这是一代又一代刑侦警察的辛勤付出,也是一代又一代刑侦警察攻坚克难精神的传承

目前,犯罪嫌疑人王某明已被移送起诉。(合公宣)

(责任编辑:孙天艺)